PUPPEt

我叫bomb
可以叫炸炸/炸哥
深陷一拳坑
其他的坑很多
杂食
主要吃杰埼or埼杰/胜出
偏杰埼

我操!烦死了!我画你妈呢,我他妈对你妈狗头发誓老子再也不画画了!滚吧!草

为什么猫不能用猫尾巴自己操自己

恶趣味别看
拿张沙雕图遮遮

我草 我几万年没发画了

午后三时的极光(一)

“抱歉孩子,我们真的不能再提供免费的服务和住房了,你必须在哪弄些钱过来。”
“我知道了.....我会去试着打工的...“
“嗯,希望你能为了你姐姐找到一份兼职。“
荧光色的霓虹灯灯光映射在她的眼中,个子不高的她推开面前那扇门拖着沉重的脚步向着屋内破烂的吧台走去;微微有些刺鼻的酒味让人感到些许不适,酒鬼们停下了嘴里说着的那些粗俗的话语,注视着那位衣着破烂的女孩开始窃窃私语。
“怎么是你这个小妞啊?不是说过不要再来了么,还真是不听话呀。“吧台里那人瞟了眼她后轻蔑的笑了两声。
“....我也是没办法,你以为我喜欢来这个鬼地方么?店长又去哪了?我找他有事。“
听了这句,那人用手摸了摸自己下巴上的胡茬做着一脸恶心表情后开口说道“店长?那老家伙大概是又跑出去了,好几天都没见到他的影子咯...这可不能怪我吧?“
“嘁..偏在这时候见不着他人影.....真是..“只见她狠狠地瞪了面前那人一眼后就从酒吧冲了出去消失的连影子都见不到了。
“搞什么呀这家伙...“

寒冷的风吹过空无一人的街道卷起了些雪渣,恶劣的天气把街上那些流浪汉全数赶到了地下街里去,也包括她。除了用来买饭的钱剩下的全部都用来给她姐姐买了药用,那些钱大多是父亲消失之前留下来的,其中也有些是自己赚来的但是那几份工作持续的并不长久。
凌晨一点左右的地下街角落很安静,她自己一个人抱着有些难闻气味的毯子发抖着数着为数不多的零钱,看到只剩十几个硬币她叹了口气把头埋进了自己的怀中哈着气试着让自己暖和起来。
“说起来....大概有两个半月没有这样待在这里了吧,真冷啊....在冬天被赶出来可是要死人的啊..哈哈...“声音有些颤抖的说着些玩笑话的她抬头向上方看了看盯着那些涂鸦沉默了许久后便睡着了,没人注意到她眼角那道干涸的泪痕,就像这地下街里的流浪汉们一般无足轻重。

“你看呀!妹妹,极光真的好漂亮呀!啊——要是我也能去看看就好了呀....“
“什么呀...那里超冷的吧,我可是听爸爸说了啊——极地什么的。“
“诶?真的吗,可是我还是想去呀...“
“哈哈,逗你的,我的姐姐肯定能去啦!“
两个小女孩窝在被子里偷偷的看着那部过时的手机里的图片为自己找找乐趣,无限的想象力让她们在被子里就可以拥有整个世界,仿佛身处天堂一般美好。

“....梦..么...怎么会梦到这些东西....真讨厌....“
地下街里的那些人早已收拾好家当搬了出去,剩下的大多都是些吸毒过量的瘾君子死在了那里或者是些腿脚不灵活的人和她这种睡过了头的家伙,见她三下两下就把那些东西都塞进了个大布袋里快步走了出去。
‘我可不想待在这惹什么麻烦‘她撇了眼那几具冰冷的尸体后笑了两声轻声说了句
“真幸福呀。“

这两天先不怎么画画了,可能偶尔发点摸鱼啥的..画多了有点恶心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操啊啊啊啊啊妈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他妈逼的明晚画爆这个姿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操啊啊啊啊啊啊啊杰埼啊啊啊啊啊啊啊疯了啊啊啊你妈的啊啊啊啊啊这什么宝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